c羅 貢寮 紙箱人 SHE 手工 

想學會擁抱過去
這個月初與艾美學姊去逛三重夜市,她是我逛夜市的好夥伴,因為醉翁之意不在酒,重點不在吃東西、而是散步談心看街景。走過台北橋、才知道夜裡的河景真美,沿著延平北路閒晃,目光被一座神壇吸引,裡面的擺設很熟悉,案上大大小小的神像,牆邊貼的文字,還有焚香後的氣味,真是熟悉。

不管我願意或不願意,還是看到神案旁那群鬼魅精靈,他們也靜靜看著我,彷彿時間暫停,那樣的景色與味道暨陌生又接近,好像只要有人把檀香爐置於我的面前,而我前傾身子再往前跨上一步,只要我微閉著眼睛,一切就會回到昨日的身分。

後來是學姊的聲音把我喚醒的,我不知道自己恍神多久?她略帶擔憂的眼神問我:「其實我一直想問妳,再回到這樣的地方,妳覺得怎樣?」我苦笑了一下並回答:「其實我也想知道自己覺得怎樣?可是就是沒辦法回想,我還是在等,等我有足夠的能量和智慧時,再來處理這一段記憶。」

我們慢慢散步回去,我把注意力轉移到台北發展史,向學姊述說著我所知道的台北城歷史,當然還有如數家珍的棒球,總之,想什麼都好,就是不要想起以前的事情。很努力告訴自己:我已經很努力地過日子了,這樣就夠了,別太逼迫自己了。

回想以前的事情最過不去的就是「罪惡感」,以前做錯了很多事情所以收手不幹了,可是不幫人趕鬼看病弄喪事是不是也不對?我常常告訴自己那不是我的責任,可是總有人覺得不幫忙就不近人情。實在不是我不願意助人,只是就不能單純一些嗎??

街坊鄰居以前少不了讓我收過驚、看神位風水或辦喪事的人家,當我收山後大家都很難適應,他們怎麼開口?我又該怎麼拒絕?見面時總是怪怪的,好在時間的確可以沖淡一些難處,時至今日,和我上過市場的朋友可能一起享受過鄉土福利:明明只點了一碗粥,可是桌上最後會出現七八盤像是蚵仔煎、乾麵、牛肉湯、果汁飲料等等,簡直就是自家產品展示會。關於「以前」,大家心照不宣。

或許事情沒有那麼嚴重吧?而且我發現自己的「以前」有不少用處,本來是寫給家人朋友看看,後來被問的問題太多,乾脆就寫一寫;朋友的朋友效應的結果,就是變成了「專業的受訪者」,原來有不少博碩士論文寫民間宗教,被訪談幾次之後,我的回答已變成:「有先讀過了嗎?那妳的訪談大綱先email給我,我逐條逐項回答,這樣你就不必整理逐字稿了。」真的,我真的是「研究生之友」。

感謝 真主的恩典,我的生活不是只有「以前」,「現在」很充實、「未來」也有盼望。現在我被邀請演講的內容不再是以靈媒為主題,最近找我演講的教授問我是否知道怎麼去?我笑說:「事實上我幾年前去過,以前喜歡小孩所以想開幼稚園,所以高中要考大學時申請了 貴校幼兒教育系,不過 貴校說我是遺珠之憾,所以被趕出去了。」

雖然說是電話中,還是聽得出來對方有點尷尬,教授說:「那妳演講那天可以特別去問幼教系是怎麼回事?」我說我是開玩笑的,後來念了社會工作也很好,現在念的也很好。當初從不知道生命會怎樣被安排,可是現在回過頭來看,真的都很好,這些前定對我都好極了。

我想以前學數學幾何有教到:「同理可証」。所以現在所面臨的困難和泥沼,以後回頭來看都會很好吧??看電影時喜歡看到快樂結局,只是每次看到皆大歡喜的結尾時,我總會納悶:「人生又不能隨著螢幕落幕就結束,快樂的擁抱之後呢?還是得回頭整理過去吧?畢竟,這些發生在生命中深深刻劃地”以前”,不可能說割掉就當成不曾發生吧?」

日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還有許多奮鬥的目標,我好期待未來會有什麼樣的發展??拜託~~連我都會做菜了,還有什麼不可能??只是除此之外,我也想弄清楚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在我往未來走的同時,也想學會擁抱自己的過去。


 

2
創作者介紹

夾公仔

賴靜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